快捷搜索:  angelina  模特  as  艳照门  徐莹   web.xml  一丝不挂郭晶晶  郭晶晶

丛林作战,意外救起的女队长,却成为他在丛林中的特有陪伴...

 

夜幕降临,西南国境边缘丛林。

连绵不断起伏的山峦,好像暗夜中择人而噬的怪兽,狰狞可怖。

轰隆隆……

伴随着沉闷的雷声,大雨倾盆而下,铺天盖地,冲刷着幽深凶险的丛林大地。

“刷刷刷……”

沉重的脚步伴着急促的呼吸声,在丛林深处响起,雨落声瞬时密集了一些,脚步声被遮掩了大半。

长途奔袭追踪线索的刘毅,猛地收住脚步。

坚毅的脸上,血红的眸子里,喷薄着仇恨的火焰。

身上的军装,早已因暴雨而仅仅的裹在身上,吐出一口混合着体温的长气,握紧拳头,扬起头低吼起来:“贼老天,你故意的是吧?”

他突然双膝“砰”地一声跪在满是泥水的地面上,双手捂住脸孔。

“班长,兄弟们,暴雨把线索冲没了,你们在天上,一定要保佑我,保佑我能追到那帮凶手。”

指缝间,他的低吼声再次传出。

刘毅是新兵,因为打了新兵连的一个关系兵,被发配到了边陲哨所。

半年时间里,哨所里的老兵,对他就好像亲兄弟一样照顾。

但,就在十几个小时之前,那些亲如手足的兄弟,一共九人,都被不明势力击杀在了哨所里。

到团部取信的他,却侥幸逃了一命。

刘毅发誓,无论如何,都要找到凶手,亲手为兄弟们报仇雪恨。

所以,他一路追踪线索,丛林奔袭了差不多一天一夜。

但仇恨诡异的力量再大,也终归有个极限。

这个时候的他,体力透支严重,又遇暴雨冲洗线索痕迹,终于疲惫的停了下来。

“轰……”

突然,远处丛林里,响起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。

猛地抬起头,刘毅疲惫的双眼中满是惊讶。

是打雷么?

不,不像!不是打雷,是爆炸声!

正疑惑间,又一声突兀的闷响,伴着一抹隐约的红光在远处丛林中一闪而熄。

“是手雷的爆炸!”

刘毅一下子跳了起来,袭疲惫的双眼中,瞬间射出了兴奋的光芒。

“是谁在交火?是自己人吗?

普通的边防部队,应该不会。难道,是特种部队来了?”

想到报仇有望,刘毅猛地咬牙向爆炸声处急冲而去。

暴雨中,年轻的士兵快速的奔跑起来。

刘毅是新兵,本应没有这么好的体力。

可他不同,记事开始就跟着爷爷钻林子打猎。小学开始每天就要步行将近二十里的山路到邻村上学。

中学在镇上,离家更远。

为了省去住校的花费,单程十五公里的路程,几乎每天都要打个来回。

为了不迟到,顶风冒雨的狂奔更是家常便饭。

现在的刘毅,只有一个信念,就是追上那群杀人凶手,为兄弟们报仇。

又是三小时不停脚的追踪,暴雨渐渐停歇了下来。

但,他所要找的线索,也再一次断了。

太阳已经升起老高,从高大的树木上方洒落下来,照射得丛林地面斑驳片片。

停下脚步,刘毅双手扶着膝盖,大口的喘.息着。

体力的透支,线索的丢失,让他生出了深深的无力感。

“难道……就这么放弃了?”刘毅咬牙,摸了一把挂在腰上的三棱军刺。

那是他班长生前的最爱,睡觉都要搂着不肯放开。

“不行,绝对不能这么放弃。”吐出一口干巴巴的唾沫,刘毅站直了身子,抹了一把不知道是汗水,还是雨水的水渍。

突然。

他的目光被一个东西给吸引住了。

距离他大约三点钟方向,一个如同镜面一样的东西,折射出了一抹光晕。

若非他弯着腰,再抬起身来,光线折射的原因,他根本发现不了。

“那是……”

刘毅下意识的快步走过去。

目光所及,那里竟然趴着一个人。

因为身上的迷彩服,上面有着草绿色,黄褐色,还有黑色的底花,所以隐藏的极好。

如果不是那个反光垫,刘毅根本就发现不了这融入了大自然的一个人。

“是个死人?”目光仔细扫过那人全身,头部的地方,因为雨水的冲刷,鲜血几乎流淌没了。

只是,在额头位置,有着一大块血迹凝聚结痂的地方,才能让刘毅确定,这人被一枪爆头。

警惕的在四周看了看,确定没有危险,刘毅这才快步走到那人身边。

弯下腰,仔细查看。

是一具男尸,三十五岁左右,东方人面孔,穿着迷彩服但没有军衔。

旁边地上,静静的躺着一支看起来十分高端的狙击步枪。

枪身黝黑,刚刚的反射光源,就是这把枪的瞄准镜折射造成。

身为新兵蛋子的刘毅,他只是知道,这绝不是我军的制式武器。

至于什么型号,怎么用,射程,性能,他是一概不知。

拿起枪,背在身上,又在那具尸体上翻找了一下,找到一把手枪和两个弹夹。

别在腰间再次翻找了一下,确定没有其他的东西,他猫着腰,迅速离开这片区域。

因为他清楚的知道,既然这里有尸体,那么敌人或许就在不远处。

向着尸体头部所向的方位,刘毅加快速度奔跑了半个来小时。

此刻,丛林中的温度开始逐渐升高,随着闷热的湿气升腾,水蒸气犹如实质般的附着在他身上,让他迈出的每一步,都重若千斤。

很快,刘毅支撑不住,跌坐在一颗大树边休息。

闭上眼睛,舌尖顶住上颚,开始运用爷爷交给他的吐纳功夫恢复体力。

刘毅的祖辈,早年为躲避战乱举族搬进了大山,以打猎为生。

不知因为什么机缘,得到了一套吐纳的功夫,能够凭证呼吸和运津(唾液),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体力。

这种吐纳功夫,让他的祖辈们在打猎途中,无论是逃生合适追捕,提供了极大的保障。

半个小时后……

刘毅除了饥渴的厉害,体力已经基本恢复。

再次睁开眼睛时,他的眸子里,充满了活力。

就在他准备找水源喝口水,再继续前进时。

突然。

十点钟方向,传来了一声不大,但足以听清的枪声。

紧接着。

“轰……”

一声沉闷,却不算大的爆炸声响起。

“有情况?”刘毅猫着腰,向着枪声响起的方位疾驰过去。

奔走不到十分钟,一阵密集的枪声骤然响起。

下意识的,刘毅一个前冲,靠到一棵大树后面,隐蔽住身形。

阵枪声很近,决不超过一公里。

就刘毅打算再摸近些的时候,一个持枪的身影,突然从他三点钟方向侧翻滚出。

干净利索的趴伏在地,一个短点射后,又是毫不拖泥带水的侧翻,一溜翻滚到了五米开外,隐入了一棵树后。

身形刚刚消失,他上一秒滚过的地面,连着溅起了三个间隔极短的弹着点。

前后相隔,几乎只在眨眼之间。

如果那人稍微满上一点儿,现在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。

刘毅头皮一阵发麻,心脏也跟着猛地收缩了一下。

好快的速度,好精准的枪法!

在他这个新兵蛋子眼中,刚才那一瞬,几乎可以用神乎其技来形容。

“特种兵,绝对是特种兵!”念头在刘毅的脑子里一闪而过,同时他的心,开始不受控制的波动起来。

身为一个男人,谁不向往兵中之王的特种部队。

蜷缩着身子,刘毅弯着腰,小心的从树后出来,快速向前前挪动了一棵树的距离。

谨慎的向前张望时,却根本不见前面那个人的身影。

吐出浊气,刘毅的目光如狼一般,四处扫视。

之前的交火声,让丛林陷入了极端的安静之中。

没有枪声,没有了人影,空寂的好像只剩下刘毅一个人。

肩膀耸动了一下,刘毅将背上背着的狙击步枪扔在了一旁。

枪太沉,而且他又不会用,背着除了增加负重和阻碍行动外,没有任何意义。

不会用的枪,跟烧火棍,没什么分别。

扔下枪,刘毅慢慢从腰后将跟随自己多年的“朴刀”抽了出来。

古代朴刀是长杆的,他这把手柄变短了,但锋利依旧。

丛林中,安静的有些过分。

除了微风偶尔吹动树冠,枝叶摩擦时发出的沙沙声以外,再无其它声响。

“寂静,是危险来临的征兆。”

这是刘毅跟着爷爷打猎时,老爷子经常教导他的一句话。

他深信着爷爷的教导,但此时却不知危险到底存在于何处。

他只能放缓呼吸,利用家传的吐纳之法,慢慢的平心静气,让自己尽量融入到周围的环境当中。

使自己,成为地面的一片枯叶,成为了石边的一颗小草,或是一枚丛林中最微小的尘埃。

时间,一分一秒的流逝着。

丛林中,依旧安静如恒。

“难道……人已经跑远了?周围只剩下我一个了么?”

刘毅心中想着:“如果人早就跑没影儿了,自己又傻呵呵的在这儿猫着,那简直就是一个笑话!”

想到这里,他稍稍挪动了一下脚步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